相关文章

重庆园林景观雕塑的收藏价值与材质有关吗

来源网址:http://www.cqqctm.cn/

最近几年,亚洲的景观雕塑力量在世界范围内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2007年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会上,台湾著名景观雕塑家朱铭的作品《太极——大对招》拍出1488万港元,创下中国当代景观雕塑的拍卖纪录;2009年,日本艺术家村上隆的22件作品,摆进了巴黎凡尔赛宫,参观总人数达到上百万人次;2011年,在香港举行的“现代及当代艺术”拍卖会上,圆点女王草间弥生的《维纳斯——被无限网所抹杀的维纳斯雕像》,以495万港元成交。

从这些拍卖纪录我们可以看出,受到顶级藏家关注的景观雕塑,并非出自传统概念上的专业景观雕塑家之手。比如说在昨天的展览上,很多景观雕塑就不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的景观雕塑,如日本景观雕塑家文智英的作品《阴影Ⅱ》,选用皮革进行创作,悬空而挂,在光影下变幻出不同的视觉效果。还有韩国景观雕塑家金熙琼的纸景观雕塑《花开系列》、香港景观雕塑家文凤仪的金属线条构成景观雕塑《编织亲密(身体线)第Q4号》等,无论是在观念创意、美感、材质、造型、色彩、情感等方面,都极大地冲击并启迪了中国景观雕塑家和藏家的艺术想象空间。

很多收藏家也发现,与中国景观雕塑家相比,国外景观雕塑家在材质的运用上更加多元。“中国景观雕塑家比较流行使用铜和大理石作为材质,而其他国家的景观雕塑家会尝试使用更多材质,如玻璃、皮革、木头等去创作。”

许鸿飞说:“我国的现代景观雕塑源自西方,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大家都在模仿法国、意大利等国的经典景观雕塑作品,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体现作者个性的原创作品才是艺术,就是说大家都在比技术而不是比艺术,更不要谈原创和个性了,这一现象至今还非常普遍。相比而言,亚洲其他国家的景观雕塑家更注重观念,用景观雕塑表达艺术家的思考,而中国景观雕塑家的造型能力更强。”

亚洲现代景观雕塑家协会中国区会长曾振伟曾经在日本留学专攻景观雕塑,他对比两国的景观雕塑教学后则发现:“中国人习惯于人云亦云,跟着师傅走。特别是我们的景观雕塑教育,知识面比较狭窄,所以教出来的学生只懂得怎么做景观雕塑,对景观雕塑以外的认知很不足,这是我们的盲点,所以中国的景观雕塑家相对来说比较少在新材质上进行主动的探索。”

但对很多运用新材质如纸、绢的景观雕塑,现场不少藏家考虑的则是其保存问题。前段时间也有人提出汉白玉景观雕塑的价值更高。到底景观雕塑的收藏价值与所用的材质有没有关系?许鸿飞表示:“目前可用于景观雕塑的材质很多,青铜、石头、木头、陶瓷、钢铁都是比较传统的材料,现在一跨界,什么材质都有了。但在材质的选择上,除了艺术家本身的偏好外,最主要还是由景观雕塑作品的题材来决定。比如汉白玉景观雕塑,整体感觉比较浑厚、饱满,适合比较安静、平和的景观雕塑题材。如果是我那些运动题材的景观雕塑,一来很多细微或是灵动的姿态用汉白玉根本做不出来,二来铸铜景观雕塑的效果也更加具备冲击力。”

所以一件景观雕塑收藏价值的高低,并不是其所用的材质决定的。收藏价值的高低,最重要还是看作品,看有没有创新,如果能将独到的观念与超群的造型能力相碰撞,往往能诞生好的当代景观雕塑作品。